寂寞繁华皆有意

Tais-toi, Écoute.

南方 46

46. 风雷


他被方世镜叫住时,训练室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时值冬至,天色晦暗,仿佛预示一场将临的暴雨。队长方世镜取消晚训,让没带伞的人早点回去。他在稀稀落落的训练室巡视,忽然对喻文州点了点头:“小喻,你跟我来一下。”

喻文州与黄少天对望一眼。黄少天飞快一瞥队长的脸,随即对喻文州露出一个大咧咧的笑容,手指暗暗向上一指。喻文州会意,那意思是:我在天台等你。

他跟着方世镜上楼,经过走廊时可以望见Z江。一抹灰色的水光,在黮黮乱云下从容东流,时隐时现。天地间一股抑而不发的狂意,而树叶是静默的,那些暗绿的丰茂植丛,置身风暴前兆而可疑地纹丝不动。喻文州吸一口气,仿佛这凝而不发、欲动又止...

还有几分钟就要过去的10号,把车停在路边打下这段歉意的生贺。无论如何也要在这一天留下印迹的执念使然吧,亲爱的少天,生贺之后一定补上!

南方 45

45. 颖脱


关于王杰希的话题在微草迎战嘉世时攀到巅峰。一颗新星的横空出世,竟能使其余明星为之黯然,赛前热议的并非王不留行能否挑战一叶之秋的威名,而是联盟第一人叶秋能否“拦截”现象级的新人王杰希;微妙的侧重,恰说明魔术师半赛季以来的风头无两,他飞越一切陈规,随心所欲而无从解读。方士谦所言非虚,王杰希乃是真正的天才。

喻文州与黄少天在宿舍的电脑前收看了该场直播,两队在布阵上均未作特别调整,显然无意规避这场交锋。微草在擂台赛先稍落下风,但在王不留行轻松挑落一人后,这场天才魔术师与荣耀教科书之间的对战,不负众望地来临了。

“你怎么看?” 黄少天习惯性地问喻文州。

先下...

TAG礼貌使用推广运动

排每一个字

我就算写黄喻肉也不打黄喻tag,因为整篇文是喻黄的,何必招人来看这一章的反攻,没得给黄喻的妹子添心塞。

拆得影子都没了打什么喻黄,自家tag没人看么!!!

有颗圆扣子:

排影子每一个字!!!每一个字!!!!

补充一下还有all以外的!
周喻你就打周喻tag,叶喻就打叶喻tag,X喻你他妈就打X喻tag!X黄你他妈就打X黄tag!!!哪儿来的脸打黄喻/喻黄tag啊你告诉我你哪儿来的脸!哦你说你是大三角关系?那你他妈打大三角tag啊!“X喻黄”这样打tag懂吗?大三角就大三角,还拆开打tag恶不恶心啊?要点脸行吗?少恶心人了!!

妈妈教育你要讲礼貌,打tag也要讲礼貌的。

这个就...

南方 44

44. ACE


在K的最后一夜,他们在宾馆中放任地拥抱、亲吻、索求彼此的身体。不知为何,两个人都很急切,带了一点渴,一点野,仿佛整个旅途的朝夕共处还不够,还不足将对方完全占有。自由太短促,像花影烂漫间一掠而过的青鸟,而归音似箭,已在新赛季的弓弦上铮然鸣响。

——他们的荣耀在呼唤他们。

自百花盛放的春城回到长夏不衰的G,沉寂一夏的蓝雨复归喧哗生机,那间曾在过去的燠热夏日里隐匿见证了他们所有情热与欢愉的小屋现在人头济济,除了从F市回来的郑轩,还有一张新鲜面孔,是蓝雨俱乐部从挑战赛里发掘的新人。当那名叫方锐的男孩亮出那过目难忘的ID卡时,喻文州黄少天不由面面相觑。

方锐的来到,不知该说荣...

今天是什么应该买彩票的日子,魔术师纷纷投喂…幸福得有点晕(≧∇≦)
谢谢蒜泥,好可爱~
回去努力更新!

Garlico:

给 @寂寞繁华皆有意 太太的《南方》35——

“所以,能遇到少天,真是太好了。”


心中的鸽子扑棱棱展开翅膀,轻盈地挣脱束缚飞出胸膛。不知谁先向谁靠近,他在琥珀色的浑圆瞳仁中望见自己的身影,那双眼纯真如明镜,勇敢,坦诚,不避不让,永不会存有疑虑。

世界在嘴唇最初也最轻柔的触碰上颤抖,然后是不可思议的甘美与晕眩。四周宛如雨水渗入沙地般寂静,而水滴落在榕树叶上的声音,呼吸的声音,心跳的声音,却在静谧中无限放大。

天哪。他在口唇呢喃的微语中低呼。

少天,少天。


这段太美了,这一幕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脑海中。我跟自己说这张图画不完就不能看女神的更新,现在我终于能看更新了呜呜呜QwQ

擅自做了南方的字样,并附上一张细节。

女神嫁我!我可以催更吗!

哎呀长卷~
感慨万千……
66么么哒,阿天仔好萌TAT

困倦之都:

(* ̄(エ) ̄*)给女神的膝盖……

《天下一劍》



由于魔法师 @困倦之都 欠着图债就爬墙画别圈肉去了

由于看了SUNRISE及番外甜die翻滚得不能自已

给我一个画肉的魔法师

我可以出卖灵魂

南方 43

43. 凤翥


夏休结束前,他们去了一次K市。这也是喻文州送给黄少天的十七岁生日礼,一次旅途,或者说,一段记忆。世界如此广大,他们已经迫不及待要一同看个遍了。

与炎夏漫漫的G不同,K市四季长春,是个温煦美丽的地方,周边山水秀异、独有风情。暂别G市,他们是一双自由的飞鸟,在天地间比翼而飞,自不经意相触的手指到无人时偷偷交换的亲吻,无不充满隐秘又心照不宣的甜蜜。

最后一日他们返回K市,自大巴上风尘仆仆地下来,离赶火车又还有点时间。喻文州研究了一会儿地图,提议说好像百花战队的主场就在附近,想不想去看看。

百花是上赛季新晋杀入联盟的战队,队中狂剑与弹药组合的打法独树一帜,战绩与表现...

南方 42

本章是黄喻肉渣,但tag就不打了。纯食喻黄或黄喻的姑娘就跳过吧。


42. 燃雪


黄少天静了一下,没有说话。他的安静可以是真正的安静,似一只警敏的小兽在谛听弓弦。然后他张口,洁白的牙齿湿润闪光,不轻不重地咬了喻文州的指尖一下。

他低下的头颅在喻文州视野里渐渐下移,浓密微蜷的头发摩挲过胸肋,令喻文州想起北方秋日干燥的金色麦草,以及从未真正触摸过的、雄狮厚重漂亮的鬃毛。当然黄少天的头发只是偏深的栗色,在下铺幽暗的光线里与黑色别无二致;仔细分辨,大致能看出他所说的两个发旋儿,它们各行其是,顺逆相反,一同固执地将这头可爱的卷发弄成永不服帖的倔强模样。

呼吸渐渐变得不稳。吻与爱抚...